習近平報道專集
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

鑒往知來——跟著總書記學歷史:千年大運河 流動的文化

2020-11-16 09:11 央視新聞

11月13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被稱為“中國運河第一城”的江蘇揚州考察。在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,總書記詳細了解大運河沿線環境整治和文化保護傳承利用等情況。總書記為什么要重點關注大運河?從這條文化長河中,我們能夠得到怎樣的啟迪?歷經千年,大運河如何煥發新的生機與活力?


△京杭大運河揚州段

大運河:關鍵紐帶 寶貴遺產

“應是天教開汴水,一千余里地無山。”這是唐代詩人皮日休在《汴河懷古》中描寫大運河的詩句。

大運河的開鑿,至今已有2500多年歷史。公元前486年,吳王夫差為了爭霸中原,利用長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,疏通了古水道,開鑿了邗溝。此后,秦、漢、魏、晉和南北朝又繼續施工延伸河道。

隋朝,是大運河形成的最重要階段。公元605年,隋煬帝下令開通濟渠,公元608年又開永濟渠,逐步形成以北京和杭州為起始點,以洛陽為中心,溝通海河、黃河、淮河、長江、錢塘江五大河流的水運大動脈。

元代以后,隨著北京成為國家政治中心,大運河的航運目的地也由洛陽轉移到北京。元代對大運河水道裁彎取直,大大縮短了航運里程,形成了京杭大運河。

△今年11月份,“舟楫千里——大運河文化展”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,這是中國大運河示意圖。

再加上以洛陽為中心的隋唐大運河,從寧波入海的浙東運河,中國大運河全長近3200公里,這是世界上距離最長、規模最大的運河。

大運河的通航,極大促進了中國南北經濟的交流和發展,也促進了運河沿岸經濟的繁榮和城市的興起。

如果說長城是中華民族挺立的脊梁,大運河就是流動的血脈,是一部書寫在華夏大地上的宏偉詩篇。

2014年6月,在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,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,成為中國第46個世界遺產項目。

揚州:因運河而生 因運河而興

總書記這次考察的揚州,是大運河的原點城市,也是運河申遺的牽頭城市。

公元前486年,吳王夫差開鑿的古邗溝,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條有確切開鑿年代的運河。大運河“誕生”的公元前486年,也被視為揚州建城史的開端。揚州城古時被稱為“邗城”,就是得名于邗溝。

△這是民國時期江都縣城福運門外的古運河,當時因運河失修淤泥,水道日窄,只能做短期的水運使用。

揚州因運河而生,也因運河而興,因運河而盛。在唐代,揚州是中國最繁華的商業城市,東南第一大都會。當時有一句俗語,“揚一益二”,說的就是在當時全國最富裕的城市中,揚州排第一,益州也就是今天的成都排第二。

作為與大運河同生共長的城市,在大運河項目申遺成功后,揚州有6段河道、10個遺產點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,是大運河沿線城市之最。

以申遺成功作為新的起點,揚州用世界遺產標準來保護好大運河,推動名城建設。這次習近平總書記調研的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,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
△上世紀80年代,揚州古運河航運碼頭是運輸過程中的停靠站。木船既是生產工具也是船夫們的家。

運河三灣,是明朝萬歷年間為抬高水位、減緩流速將運河河道舍直改彎的產物。近年來,揚州利用三灣原有運河濕地資源,啟動建設3800畝的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,搬遷企業、拆除碼頭、清理違建,實施水系疏浚、駁岸改造、濕地修復,生態環境極大改善。在揚州,一條高顏值的生態長廊、高品味的文化長廊、高效益的經濟長廊,正展現在世人面前。

如今,除了揚州,大運河江蘇段的其他沿線城市也各有定位,比如徐州的“大漢雄風、豪情運河”,無錫的“太湖明珠、甜美運河”,蘇州的“天堂蘇州、蘇式運河”……千年大運河煥發了新的生機和活力。

△正在建設中的大運河博物館

運河故事 譜寫新篇

如何做好大運河文化的保護傳承利用?如何從流淌著的遺產中挖掘活的歷史?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一直思考的命題。

2017年2月,總書記在北京大運河森林公園考察時強調,要古為今用,深入挖掘以大運河為核心的歷史文化資源。他說,保護大運河是運河沿線所有地區的共同責任,北京要積極發揮示范作用。

當年6月,總書記對建設大運河文化帶作出重要指示: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,是流動的文化,要統籌保護好、傳承好、利用好。

△視頻丨長江行:運河之城 精致揚州

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,去年2月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規劃綱要》。《綱要》強調,堅持科學規劃、突出保護,古為今用、強化傳承,優化布局、合理利用的基本原則,打造大運河璀璨文化帶、綠色生態帶、繽紛旅游帶。

△杭州:京杭大運河上的拱宸橋

文化興國運興,文化強民族強。在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上,運河故事將譜寫新篇,千年文脈正奔流不息。

( 責任編輯:黃小燕 )
日本AV在线观看